首页 | 火车 | 高铁 | 汽车 | 公交 | 自驾 | 里程 | 景点 | 旅游攻略 | 问路 |       作文 | 散文 | 范文 | 句子 |
  • 火车
  • 高铁
  • 汽车
  • 公交
  • 自驾
  • 里程
首页 > 作文散文 > 散文 >

Bin°      你是我血液里的毒。文/夏七夕12100字

Bin°      你是我血液里的毒。文/夏七夕12100字

Array   高中毕业后我便没有再继续我的学业,而是在一个婚纱影楼做了两年的化妆师。

  那天我因为发高烧向影楼请了一天的假。突然接到陈阁打来的电话,他焦急地说:“西淳……你要不要来影楼一趟?”

  我摁着额头上的冷毛巾,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病了你还叫我去上班,你就不能帮我顶一天啊?”

  他说:“不是……你听我说西淳,我看到苏玮航了……”

  ——他的话音刚落,我的世界突然间落下一片沉寂。

  来到影楼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,我没想过命运会再让我遇见你,心底深处是莫名的悸动,我匆匆跑上二楼,看到了正在摄影棚内拍婚纱照的你。

  你穿着白色西装,脖子上打着一条灰蓝色领带。乌黑细碎的短发让你看起来永远那么干净清爽,你帅气得像童话里的白马王子。

  我默默地站到一旁。

  摄影棚内的灯光柔和,映照着你那双雾气缭绕的眸。你嘴角洋溢着温柔的笑,轻轻地搂着你的新娘,目光凝聚在摄影机的镜头上。

  你的新娘是许暖海,身着一袭雪白婚纱的她是那么光鲜艳丽,与你百般匹配。她挽着你的胳膊,空闲时分,会跟摄影师分享你们昨天领结婚证时的喜悦。

  陈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旁,他推推我的手肘,低声说:“西淳,你要不要过去……”

  我淡淡地摇了摇头,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。39度的高烧让我的脑袋里一片灼热,我似乎就快要站立不住,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。

  一个月后,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。发件人是许暖海,这让我有些出乎意料。

  我犹豫着,最终还是点开了那封邮件。

  几行黑色字体映入眼眸:西淳,其实那天我看到你了,但却不敢叫你。也许是因为害怕,也许是因为内疚,现在的我过得安稳满足,我只想这来之不易的幸福能够就这样一直维持下去。西淳,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做这样的请求,但,请你忘了苏玮航。请相信我,我会让他幸福,做他的好妻子。

  我微愣,向下拉动滚轴,一张张清晰的数码照片涌现在我眼前。

  照片上记录的是你和她在结婚宴上的情形,你们穿着新人装,一起切着高层的蛋糕,一起喝着交杯酒。你一身白色的礼服,在众多宾客里显得分外夺目,我看着照片里你的手握着许暖海的手,眼睛就不听话地湿润了。

  我想起了你曾经对我许下的承诺,陆西淳,这辈子,我的大手里只容得下你的小手……

  我关掉邮件,静静闭上眼睛,脑海里浮现出那年我们抱在一起哭的场景。想起你用沙哑的声音说过的那句话:陆西淳,眼泪代表我真的爱过你……

  2008年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,你没来得及参加,因为你在去考试的路上跟一群不良少年打了架,被送进了医院,耽误了考试。

  医生说你左腿腿骨断了,需要静养三个月。

  所以,为了你可以无惧无畏任何东西的陆西淳,毅然地把上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藏了起来。我昧着良心对我妈说,高考落榜了,想再复读一年。她的眼里满是失望,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  你说医院很闷,所以回了家住。

  整个暑假我都在细心地照顾你,因为你是一个人住,父母都不在身边。所以,我为了你的营养能均衡,我总是背着我妈偷偷使用厨房,把厨房弄得乌烟瘴气,反复试验才做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道美味鸡汤。

  你慢悠悠地喝了口鸡汤,惊奇又感动地说,“陆西淳,我今天才发现,原来你也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啊。”

  我得意洋洋,你拉住我的手,对我说:“西淳,对不起,我们本来说好要一起考上海大学的。这一年,恐怕我是考不上了。西淳,你要是考上了就先去,老公明年再去找你。”

  我双手摁住你的脑袋,“傻子苏玮航,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落榜了吗?”

  你诧异地看着我,表情里有说不出的落寞。你闪动着那双像冬日的阳光般温暖的眼眸,信誓旦旦地说,“陆西淳,明年我一定会加倍抓紧你学习,明年,我们一起去上海。”

  然后,我点点头,命令你把整壶鸡汤都喝光。

  到了九月的时候,你的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学校的高三年级特地为复读生设立了一个复读班,我们也理所当然地被分到了这个新的班级。

  你会一下课就拉着我补习当天所上过的内容。每天就知道拿着一大堆笔记扔到我面前,信誓旦旦地威胁我说,“陆西淳,假如你明年没跟我一起考上大学,你就可以从我女朋友的职位上下岗了。”

  我总是被你这话气得两眼冒绿光,咬牙切齿地说,“苏玮航,你以为人人都像我一样甘愿每天忍受你这么个灭绝人寰的摧残法啊?”

  紧接着你会白我一眼,二话不说地把我按回座位,打开一本笔记本用红笔帮我划上今天的重点。

  三

  和你第一次吵架是在那年的清明节。那天,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前女友许暖海。

  清明节一大清早,你就给我打来电话,你说你在去扫墓的路上,嘱咐我别忘了吃早餐。你说你晚上7点前回来,然后带我去吃大餐,因为,这一天,也是我们交往两周年的纪念日。

  晚风微凉,月色如雾,我打扮得像个要出嫁的小媳妇,早早地站在你家门前等你回来。

  但是——半个小时后,当我看见你和另一个女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时,我的笑容僵硬在了嘴边。

  看见我后,你愣了愣,急忙向我走来,目光里满是心疼,你说:“西淳,你怎么在这等,冷不冷?”你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,披在我的肩上。

  我沉默不语,疑惑地看着站在你身后的那个女人。那是一个看上去颇为成熟的女人,黑色的及肩发,金色的大耳环,脚踏高跟鞋,手上拿着一只小巧典雅的包。

  她的脖子上围着一条水蓝色围巾,映衬着她白皙的脸庞,增添了一丝妩媚。

  “玮航,她是?”她疑惑地打量我。

  你微微一愣,拉我上前一步,语气有些冷漠,“这是我的女朋友,陆西淳。”

  她对我露出一个友好的笑,“你好,我是许暖海,是玮航的……朋友。”她故意加重了“朋友”两个字,像是在暗示着什么,她转脸看着你,声音轻柔地说,“我不打扰你们了,先回去了,玮航,替我问候伯父。”

  她走后,你忽然调皮地跳到我的身后,双臂环住我的肩膀,靠近我的脸颊笑着说:“陆西淳,走,带你去吃大餐。”

  你似乎在刻意地缓和僵硬的气氛,而我却沉默不语,甩开你的手,快步离去。

  我是一个生起气来可以无惧无畏的一个人,所以,我屏着一种遇神杀神、遇鬼杀鬼的精神,不顾一切地横穿马路,任凭你紧追在我身后慌急地喊我的名字我也置之不理。

  就在我再次穿越第二个红灯的时候扭伤了脚,你义无反顾地冲上前来,用身体挡在了即将撞上我的车子前面,背起我就往医院跑去。

  包扎完后,你清俊的脸上显出一抹怒色,你把我一下子背了起来,语气很是沉闷,“陆西淳,如果你生气了,打我骂我都行,但是你怎么可以拿自己的命开玩笑?你太任性了!”

  背着我回去的路上,你眉头紧皱。夜色浓郁,昏黄的路灯映照着我们交叠的身影,看起来有些温馨。

  你把你和许暖海的事坦白地告诉了我,你说她是你以前的女朋友。今天会一起回来,是因为她说想去你母亲的坟前看看,所以,你们才同行了。

  听到这里,我有些惊讶,因为你从来没对我说过你母亲已经去世的事情。

  你说:“西淳,知道我为什么想和你一起考上海大学吗?”

  我摇头。你的声音在忽然间变得哀伤起来,你告诉我,你的父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,你一直跟着母亲在上海生活,而父亲已经在这座城市有了一个新的家庭。在上高中之前,你和许暖海青梅竹马,她住在你家隔壁,常常会在你母亲出差的时候照顾你,给你补习功课。她比你大三岁,说喜欢你,想跟你在一起。于是那年上还在上初二的你,和已经上高二的她在一起了。

  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不禁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有十分强烈的恋童癖。

  但是,当我看着你背着我脸上温柔的神情,看着你高挺的鼻梁,干净的面庞时,我好像有点明白,她为什么会喜欢你了。

  你告诉我,你母亲的死亡是因为一场意外的火灾。当时,这个打击对还在上初三的你来说犹如擎天霹雳,而许暖海也在那个时候找了一位有钱的男朋友而将你抛弃。

  母亲死后,你的父亲把你带来了这座城市,和他的新太太一起生活。你说你讨厌他们,所以一个人搬了出来,除了给一些必须的费用外,父亲几乎对你漠不关心。

  你说你之所以想考上海大学,是想远离这座陌生而冷漠的城市,去有你母亲记忆的那个地方,和我在那一起快乐的生活。

  我鼻子一酸,情不自禁地搂紧你的脖子,“苏玮航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,为什么要一个闷在心里?”

  你笑着说:“因为我不要陆西淳和我一样这么伤感啊。”

  我说:“那……你还喜欢许暖海么?”

  你摇头,抓着我的手放在你温热的嘴唇上轻啄了一下,轻轻地说,“陆西淳,这辈子,我的大手里只容得下你的小手。”

  我感动得一塌糊涂,真想对你说出一番肉麻却深刻的话来——

  苏玮航,你知道吗,你就是我血液里的毒,想要不被你影响,只能抽干我的血,那样,我也就是一个空空的躯壳了。

  四

  经过上次的吵架后,我们的感情更加坚固了,

  然而,幸福平静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我完全没有料到,许暖海会以这样的一种身份插足于我们的世界当中。

  由于原来的班主任刚做完肿瘤手术,至今还在医院调养中,所以学校从师范大学调来了许暖海当实习老师,暂时代替复读班的班主任老师的位置。

  全班开始发出一阵阵小声的惊呼,所有人的目光锁定在那个名叫许暖海的女人身上。似乎是为了给大家制造一个良好老师的形象,她今天的穿着简单而随意,脖子上围着一条水蓝色围巾,让她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已经可以教书的老师。

  那堂英语课,许暖海上的很认真,我听得很马虎。一节课下来,她整齐的板书已经写了整整一黑板。但我一个字也没记下。

  对于她的到来,我手足无措,而你却显得分外平静。

  你皱着眉看着我一张苦瓜脸,握着我的手放进抽屉,打趣地说,“陆西淳,你别老是怀疑我和别人私下有什么,老婆在这盯着我,我不敢乱来的。”

  我满意地看看你,“知道就好。”

  自习课上,拿到发下来的英语作业后,我看了看本子上用红笔批的那个好看的A,随手把本子塞进了书包。

  你正在认真地算着数学题,样子认真得可爱。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,窗外探进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你清晰的侧脸上,我不忍心打扰你,便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。

 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课间,目光习惯性地寻找你,但是,你不在座位上,也不在教室里。

  原本也想出去透透气,但是低下头准备挪开凳子出去的那一刻,忽然看到你抽屉里露出一角的英语本。我下意识地翻到最新的一面,上面的红色字体“唰”地刺伤了我的眼睛——

  下课来我办公室吧,有事找你。——Missxu.

  我扔下本子,心里有种快窒息的感觉,大步朝许暖海的办公室走去。但当我刚走出教室门的那一刻,却看见了远远朝我走来的你。

  你的手上拿着两个面包和一瓶奶茶,连忙跑到我面前说:“陆西淳,才一会不见就出来找我啦?”

  我没理会你的打趣。冷声问,“你去哪了?”

  你怔了怔,将面包和奶茶送到我面前,说:“你早上不是没来得及吃早餐么?所以去给你买了,怎么了?”

  我微微失神。

  “你……没去别的地方?”

  你站在原地,目光直直地看着我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  “她在你作业本里的留言写得很清楚。”

  你微微一愣,“你看了那本子?”

  我沉默不语。

  然后,你无奈地扯了扯嘴角,二话不说地把早餐塞给我,径自走进了教室。

  五

  这又是一场没有丝毫温度的冷战,我和你已经将近三天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  直到那一节英语课,我们之间的矛盾再次升级到最高点。

  那时,许暖海犹如一朵慢慢盛开的玫瑰,越来越美艳迷人。她将长发随意地挽盘起来,画了个淡妆,穿着高跟鞋走进教室,笑容似乎也变得妩媚动人。

  她在课堂上点了你的名,指着黑板上那句Youaremybelovedforever(你永远是我的最爱)要你上来写下中文翻译。

  我想你是知道那句话的意思的,所以你只是淡淡地回应说:“老师,我不知道。”

  而她却执意要你上去试一下,她说:“没关系,试一下吧,也许你以后和女朋友之间会用得着哦。”

  班上开始发出微微暧昧的笑声。

  就在那时,教室的最后一排忽然高举起一只手,“老师,还是我来吧!”

  说话的女生名叫江宵,听说她是学校里人人避而不及的不良少女,在高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很复杂的人脉关系。只见她大步流星,气势嚣张地走上台,拿起粉笔在黑板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大字:你永远是——jian人!

  许暖海明显变了脸色,她满脸通红地斥声道:“这位同学!请你放尊重点!”

  江宵趾高气扬地指着她的鼻子说:“道歉?我呸!你也不看看你自己!装清纯,扮好人,其实就是只骚狐狸!早就看你不爽了,今天居然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这么勾引她男朋友!你要不要脸啊你?”

  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情在猛然间站了起来,力气大得以至于震得身后的凳子重重倒地。你面色凝重,浓眉紧蹙,一拳头狠狠打在讲台上,冰冷地凝视江宵,“——有本事,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教室里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不敢吱声。

 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生气过。哪怕是为我,也没有让你有过如此强硬的态度。我的心顿时一片荒凉。

  江宵说:“苏玮航!你有毛病?我为你女朋友出头你还跟我瞪眼?!”

  你的声音冰冷刺骨,“没有人告诉过你,管闲事很让人讨厌?”

  许暖海像只受了伤的兔子,红着眼睛安静地站在你身后。

  你给她的保护,震痛了我的心。

  我站在座位上冷冷地看着你,我说:“苏玮航,你是在演你们的感情戏吗?如果是,你做到了,你的演出很成功,成功地伤透了我。可以收场了。”

  你看着我,愣了愣,想开口,却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  教导主任匆匆赶来,把你和江宵带去了政教处。过了一会儿,你回来了,但你只是面无表情地回到座位,收拾好东西,提上书包径自走出了教室。留下我独自坐在靠窗的角落。

  江宵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你的位置上,她俏皮地对我眨眨眼睛,“陆西淳,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啊,不然真不知道怎么下台。你这个朋友我江宵交定了,还有,你别喜欢苏玮航那个没良心的了,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,知道吧?”

  然后,我无奈地笑笑,有些无言以对。

  六

  自从那件事后,我和你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了。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说过话的我们,变得越来越疏离。我已经渐渐习惯了将你视为一个透明人。没有了你对我的约束,我开始回到像高一那段时间一样,经常逃课,经常迟到,经常上课睡觉,成绩也一落千丈。

  但,你仍然不闻不问。

  然而,几天后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我选择了离家出走。

  那天下午是历史课。我趴在桌子上大睡,前排的同学摇了摇我的手臂,“陆西淳,你妈来了。”

  当我走出教室的时候,我妈就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用力地扔到我的脸上,质问道:“陆西淳!你明明考到了,为什么骗我?!”

  她怒气冲冲,“陆西淳!你为什么要复读?!为什么考到了上海大学也不去?!你给我个解释!”

  她的声音已经大的不受控制。我怕惊动正在上课的老师和学生,缓缓地走过去,拉了拉她的手,忍着眼泪沙哑地说:“妈……我们到别处说好么。”

  她甩开我的手,用力地打了我一耳光。这一声,着实响。声音足以让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窗外——

  我无意中瞥见你的目光,那一刻你的目光里隐藏一种深刻却又道不出的情愫,表情里满是错愕与刺痛。

  我慌忙躲过你的目光低下头,凌乱的刘海遮住了半边肿痛的脸,我沉默着,不知道该如何向妈妈解释,因为,我已经没有了能够解释的理由。

  那晚江宵找到了喝得醉醺醺的我,她心疼我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不愉快的事情,也知道今天我妈打我的事情。她去买了一打酒,把我带到她家和我喝了一个晚上。

  那晚我在她凌乱的房间里发酒疯,对着阳台大叫着你的名字,发泄所有沉积已久的悲伤情绪。

  房间里的音乐声开到最大,我们两个疯女人在床上蹦蹦跳跳,一边大哭一边嘶吼般地唱着东来东往的那首歌,连哭都是我的错。

  一个星期没有去学校,没有回家,也没有开机,更加没有你的消息。

  江宵告诉我,你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去学校。我只是默默地点点头。

  星期六一大早,江宵就盛装打扮好,提着她的小皮包美滋滋地对我说:“亲爱的,我要去和男朋友约会呢,如无意外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哦。”

  那天是最无聊的一天,我只好钻进了游戏室打发了时间。

 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,厨房亮着灯,里面还传出一阵阵炒菜的声音。我寻思着一定是江宵这怪胎失恋了所以才拿着锅子发泄。

  于是我进浴室洗澡。

  热腾腾的蒸汽充斥着我身上每一个毛孔,也许是下午玩得太累的缘故,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。

 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,但是,我可以清楚地摸到身上柔软的睡衣和还有点微湿的头发,我忽然意识到,之前我是赤裸裸地躺在浴缸里的。

  我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被绑架或者被猥亵了,立即惊恐地尖叫起来。

  我瑟瑟地躲在床底下,却听见门突然开了,黑暗中我看不清楚那是谁,只能感觉那脚步正缓缓地朝我靠近。

  我叫得更加惊天动地了。

  然后,面前忽然亮起一束火光,火光下,是你朦胧俊俏的脸庞。

  你闪动着长长的睫毛,责备地望着我,你说:“傻瓜,你在浴缸里晕倒了知不知道,要不是我及时抱起你,你早就被淹死了。”

  我又气又恼,顾不上这段时间和你的冷战,张牙舞爪地抓着你的衣襟说:“苏玮航,你是说你看过了我的身体?”

  “是啊。”你回答得相当轻巧,“身材嘛……过得去啦。”

  我恼羞成怒,吹灭你的打火机。黑暗中我抓起你的手臂就咬,痛得你大叫起来。你也不甘示弱,一下子把我横抱起来扔在床上,由于凌空前我依然死揪着你的衣襟不放,所以你也一同被我牵扯到了床上。

  你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旁,脸红心跳加速了。

  黑暗中我看不到你的神情,却感受得到你的温柔,你说:“陆西淳,你是猪。”

  我莫名奇妙,说你才是猪。

  然后,你像开机关枪似的几乎没有停歇地说:“陆西淳,你是猪,只有猪才会总是犯下不信任对方的错误。陆西淳,你是猪,只有猪才会不懂得我的爱有多深,只有猪才会犯下了错误却总是不承认错误,也不道歉。陆西淳……你还是猪,只有像你这样的猪才会……为同样一只比你还猪的猪,放弃了前途。”

  你接着说——

  “陆西淳,我也是猪,只有猪才会总是不让对方信任我。陆西淳,我是猪,只有猪才会吝啬地表现他对另一只猪的爱,只有猪才会明明知道另一只猪是一只很要强的猪,却也迟迟跟她赌气而克制自己再去找她的欲望。陆西淳,我还是猪,只有像我这样的猪,才会不懂得你有多爱我,多重视我,我应该在你有丝毫怀疑的时候跟你解释,解释到你烦为止,解释到你不生气为止,解释到你相信我为止,所以,陆西淳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  那个停电的夜晚,你的体温附着在我的身上,你刚开口要解释,我却阻止了你。

  我说:“苏伟航,你那两只猪的故事编得好感人,感动到我已经不需要任何解释也可以义无反顾地相信你。我微笑,“苏玮航,我错了,我不会再胡乱闹脾气了,我要跟你一起考大学,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。”

  你紧紧地拥抱我,吻我的脸,轻声问,“你妈那天打你的,还痛吗?”

  我搂着你的脖子,“那你让我打打看看痛不痛啊?”

  你点燃了根蜡烛,让我坐到桌子前,然后指着一桌子的菜说:“西淳,你看。”

  我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原来一直呆在厨房里的不是江宵,而是你苏玮航。

  我一边吃着你做的菜,一边问你为什么会有江宵家的钥匙。你说你答应帮江宵写一个学期的作业,她才肯给我们制造这个和好的机会。

  我暗自咒骂那个为了作业就出卖朋友的女人。

  但是,我也笑你的傻,高三作业本身就多得能够压死人,你还要做双份,真是只猪。

  那个停电的夜晚宁静而美好,烛光摇曳,整个房子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息。你对我说:“陆西淳,从明天开始你就得回家了,你放心,这些天我天天拜访你妈,她已经被我劝好了。放心回家吧。”

  我恍然大悟,原来你这些天没有去学校,是一直在为我的事情操劳。

  然后,你像个二愣子似的举着左手发誓道:“我苏玮航,,一辈子都不会做让陆西淳不值得相信的事情。”

  他说得斩钉截铁,字字铿锵,清澈透亮的眼眸凝视着我。

  我鼻子一酸,吻了你的唇。

  七

  也许是老天爷也为我们的复合感到高兴,所以它在冥冥中安排原本还在调养中的班主任奇迹般地恢复,许暖海也只好回到她原来所在的大学里安分地念书。所以,她特地在今晚的KTV办了这场送别会。

  包厢很大,聚满了我们班的同学,我和你坐在一起,江宵和她的男友陈阁坐一起。

  今晚的许暖海很美,大红色的羊绒风衣,脖子上依旧系着一条水蓝色的围巾。她唱youaremysunshine的时候,你的眼睛一直盯着荧屏上的歌词。我推推你,示意你看江宵和陈阁这对又在闹矛盾的活宝。你无奈地笑笑,目光再次落回屏幕上。

  我没有多想,转过头去帮助陈阁劝哄江宵,终于,在我和陈阁你一句我一句的连哄带骗上,终于把江宵哄好了,趁她起身去厕所时。陈阁要了我的电话号码,说是以后他和江宵之间又闹矛盾了就找我来帮他们缓和缓和,我乐意地答应了。看得出来陈阁很喜欢江宵,据说他俩已经在一起四年了,这让我不得不感叹又是一个奇迹的见证。

  十点钟的时候,歌曲荧屏上突然出现了一首新的歌曲,林宥嘉的,你是我的眼。

  许暖海忽然离开高脚凳,走过来将一只麦克风递给你,“玮航,我记得以前你很喜欢唱这首歌,要不要唱一首?”

  你像是被什么刺到了软肋一般,面色凝重,冰冷地说道:“我现在已经不记得怎么唱了。”

  我坐在一旁,尴尬万分。

  江宵一把抢过话筒扔给陈阁,要陈阁唱给她听。于是陈阁深情款款地唱着,“你是我的眼,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,你是我的眼,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……”

  动人的歌词在屏幕上温柔地跳转,你忽然起身对我说:“西淳,我去下洗手间。然后,你站起身来大步向门外走去。”

  你走后没多久,我就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。电话里她的声音焦急,说她出门前忘了厨房里还在烧开水,让我赶紧回去把煤气关了。

  我跟江宵打了个招呼,告诉她如果你回来就跟你说我回家一趟,很快过来。于是立马往楼下跑去。然而,下到三楼走廊的时候,我看见了坐在楼梯上抽烟的你。你背对着我,鼻息间不断吐出白色的烟圈,低着头,然后落寞地掸着烟灰。

  我的心像被什么刺中了似的,来不及多想,还是匆匆赶了回去。

  八

  再次回到天元KTV,推开包厢门的那一刻,我看见包厢里就剩下你和许暖海两个人。你喝得醉醺醺的,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。许暖海坐在你的身旁,轻抚你的脸颊。

  我故作平静地走上前,抬起你的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准备就这样离开。

  许暖海却突然叫住我,我回过头去,看见她的唇微微扬起,满怀信心地看着我,她说:“西淳,你把苏玮航还给我吧,你进不了他的心的。”

  我沉默了一阵,然后讽刺地笑,“我没听错吧?还给你?你有什么资格?”

  “资格?”她笑笑,“你看看这是什么。”

  许暖海忽然解下她脖子上那条水蓝色围巾,目光里充满傲人的气息。

  我惊讶万分。在她的脖子上,有一块大面积的烧伤疤痕,那疤痕卷曲而丑陋,像一只骨瘦如柴的魔爪,残忍地环绕在她脖子的左侧。

  她慢慢地系好围巾,声音平静,“那一年,玮航家发生火灾。当时他去上课了,只有他母亲一个人在家。那时候的我正在附近的一家超市,看到他们家着火后便赶了过去,不顾一切地冲进火场,把玮航的妈妈救了出来。但是,很可惜,她还是因为长时间缺氧而离开了人世。就是因为这件事,我的脖子上才会有了这块见不得人的伤疤。”她挑眉,看着我,“这下,你知道,不管我做错了什么,玮航都还是忘不了我的原因了吗?”

  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努力平复心底深处的涌动,我强壮高傲地看着她,“不管你们曾经有过什么,他现在爱的,只有我。”

  她忽然笑,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,“是吗?如果他真的那么爱你,他怎么会因为我而放弃考大学的机会?”

  我重重地一怔,骨子里透出刺心的凉。

  她说:“陆西淳,你还不知道苏玮航腿受伤的真正原因吧?好吧,让我来告诉你,他是为了我而跟别人打架,所以才受了重伤,就连那么重要的考试他也没去参加。现在你知道在他心里,我和你,谁比较重要了吧?”

  寂静的包厢里可以清楚地听到我的心颤抖的声音。我刻意让自己装成一副没事的样子,想起了那个夜晚,你对我的承诺,你说过你不会做任何让我不值得相信的事情。你说过的。

  顿了顿,我微笑地看着许暖海,说:“这件事,他早就已经告诉我了。他不会对我有所隐瞒,因为我知道他爱的就是我。更何况,是你当初为了上大学而找了个有钱人,抛弃了苏玮航,现在你回心转意,又有什么意义和资格呢?”

  这些话虚伪得让我想流泪。

  然后,我拾起最后一丝自尊,笑着说:“再见了,许老师,我先带玮航回去了。”

  我小心翼翼地扶着喝醉的你,一步步地走出了包厢。我把你送回了他自己家,然后打车回去了。

  夜已经深了,我躲在被子里泪流满面,想找个人倾诉,拿起手机打给江宵。电话里她的声音很迷糊,还伴随着几声粗话,怕是打扰了她的美梦。

  我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就开始变得呜咽了,我说:“江宵,你说我是不是好傻?苏玮航为了她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,我为了苏玮航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江宵,你告诉我,我是不是好傻好白痴?”

  江宵很快便清醒了过来,然后着急地喊我的名字,“西淳,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?啊?这些都是谁跟你说的?许暖海?”

  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跟江宵倾诉了一遍,她很自责,她说我走后,她又和陈阁闹了矛盾,于是她心情不好地灌醉了自己,陈阁就带她先离开了。

  忽然间,江宵的声音很低沉得恐怖,她说她早就想整许暖海了,她说她既然这么喜欢勾引男人,就让她一次勾引个够。

 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,倒吸一口凉气,我说:“江宵,你别做傻事,你要是这样我和你连朋友也没得做!”

  江宵静了静,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  我放心地挂断了电话。那天晚上,我的脑子一片灼热,我用力地咬自己的手指,试图用这种疼痛盖住心痛的感觉。

  ——我,苏玮航,一辈子都不会做让陆西淳不值得相信的事情。这句话不断在我的脑袋里回荡着,我告诉自己,我必须信任苏玮航,信任他到骨子里。

  九

  也许是真的害怕了,担忧了,自那以后,我把许暖海那天跟我说过的话深埋心底,收起了自己的任性,努力尝试体贴你、理解你,尽力去做一个“善解人意”的小女人。

  从那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吵过一次架,你对我也比以前更好了。

  但是慢慢地,我发现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变得有些冷漠了,总是我主动找你说话,你的回应也简单轻巧,似乎在刻意惜字如金。

  你迟到的次数越来越多,逃课的次数越来越多,一向名列前茅的你在这次期中考试时竟考了倒数几名。

  你没看到你的成绩,因为这天你没来上课。

  我打你的手机,却也是关机。双休日的时候你甚至没有主动发过一条短信、打过一个电话给我,我的心空得慌,似乎预料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  星期一的时候你还是没有来上课,电话仍是关机状态。

  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再做笔记,一直到下第一节课的时候,我放在抽屉里的手机才振动起来,我欣喜地接听,电话里不是你的声音,而是陈阁,他喘着粗气说:“喂,陆西淳吗?我是陈阁!我刚才……看见你男朋友和你们那许老师,进了人流医院!……你现在要不要过来一趟?”

  那一刻,似乎有颗巨大的炸弹在我耳旁“轰”的一声炸响!

  我的眼睛失去了焦距,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安康人流医院外的,我只知道我刚停下脚步,陈阁就把快要站不稳的我扶住,他的表情异常严肃,他叮嘱说:“西淳,这件事你千万不能跟江宵说,否则以她的个性一定会怪我多管闲事的。”

  我点点头,嘴唇很干涩,我艰难地开口问,“你……真的看见他和许暖海……”

  陈阁拉我站到一旁,点头说:“我本来是要去上班的,路过这里的时候看见你男朋友和那个老师进去了。所以没多想,就赶紧给你打了个电话。”

  我怔了怔,不再说话。四个小时的等待让我的神经线接近崩溃,我强忍着心里的压抑,告诉自己耐心等待。

  终于,医院大门口那透明的玻璃门被推开,我睁大眼睛,不可置信地望着那扶着面色苍白的许暖海出来的你。那一刻我忘了呼吸,忘了思考,我不顾陈阁的阻拦,发了疯似的冲上前去,狠狠地甩了你一巴掌。

  你整个人愣在原地,松开了放在许暖海肩上的手,一双黯然的眼睛震惊地望着我,想开口,却说不出一个字。

 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又狠狠地甩了你身旁的她一个耳光!

  许暖海痛得轻哼一声,一个踉跄差点跌倒,你立刻护住虚弱的她,反过来大声训斥我,“陆西淳!你干什么?!”

  我愤恨地瞪着你,“我干什么?你又干了什么?!”

  我声音颤抖,脚似乎被抽空了力气。我与你四目相对,你的眼眶通红通红,隐藏着一丝不忍却又残忍的情愫。

  你依旧护着许暖海,冷漠地看着我说:“陆西淳,你闹够了吗,闹够了让开!”

  那一刻——你变得好陌生……

  陈阁突然冲上前来对着你就是一拳头。

  你被打倒在地,许暖海一声惊呼,立刻蹲下身去,焦急地说:“玮航,玮航!你要不要紧?”

  我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般疼痛。

  陈阁抡起衣袖,插着腰,扯着嘴角讽刺地说:“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!”他指着苏玮航,骂道,“尤其是你,你个不要脸的混蛋!你做了这种事居然还可以对自己的女朋友吼,你是不是以为


2016年大学生入党积极分子思想汇报:瞻仰先烈遗迹 感沐革命精神
民政局局长述职述廉报告
学生会生活部工作总结-学生会工作总结_学生会工作总结
如何把握第二轮复习
盛夏光年作文700字
课堂随感作文100字
面试小贴士
爷 ,你给妞听好了
又是一年除夕夜500字
成长的歌谣作文700字
看开学第一课观后感2015
芜花叙
我的二表姐作文800字
银行优质服务系列活动实施方案一
课间风波作文500字
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中国在国际分工格局中的定位
寄山中诸友
爱中的心!
入党申请谈话通用版
雨后池塘
日本少有战略家
2016大班下学期班主任工作计划
郭台铭:全球代工王传奇
父亲的鸡枞情结
2015年度党员述职报告范文
17只千纸鹤
《欧·亨利短篇小说选》高中生读书笔记
给女友的春节祝福语
我喜欢马家神笔作文450字
我的同学,我的朋友
小勺子的快餐店之旅
献给妈妈的三八节礼物
县乡镇学校党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
灵魂深处花开
人教版八年级上册三单元作文:龙津桥作文700字
农民村官入党申请书模板
【精品】大学生新学期计划书
经典名家散文:万般皆上品
珍惜你身旁那个爱生气的女孩°
盼你平安归来

在渡口 二年级数学寒假作业题及答案 小学五年级作文400字:秋天的美景 人生不要什么都扛着的哲理文章 小学五年级作文450字:森林公园一游 《每天进步一点点》作文1200字 最新2015年妇女节祝福语大全 员工薪酬制度 2013年12月村官助理试用期工作总结 平面构成设计作品的价值在哪里 白发(外九首) 中招考感想作文1300字 客房销售合同 幼师给学生的毕业留言语录 久伴芝兰嗅其芳 战痘记作文1100字 校园的美丽作文100字 学校开的实习证明 太空生活趣事多(转载) 未来的小汽车作文 步入初二,我多了一份行动作文 六年级期末考后反思作文:努力才会有优势 勇敢挑战生活的考验——读《桃花心木》有感800字 雨意绵绵 心中的奥运英雄作文1000字 瞧,我们这一组_关于描写小组成员的小学生作文600字 钢琴之路 环保志愿者宣誓誓词 担不起的人情 可爱的小熊作文200字 初一课后习作:我爱我家600字作文作文800字 七夕之叹! 向儿子“要债”的母亲 英语角策划书模板 张爱玲散文:烬余录 网奴 坏心肠的魔法师作文600字 竹林之缘 国旗下讲话稿:学生网络安全知识 关于青春的家长寄语 对于恋爱中的男女一定要了解的事情 县民宗局2014年工作总结及2015年工作计划 读红楼梦有感 800字 母亲,请用你的爱给我作嫁妆 一笺残殇,凄美了整片落花 海边拾趣 群工站人员深入基层访贫问苦 华下逢杨侍御 儿童励志故事《保持不变》 搞笑对话笑死人不偿命
特别致谢 | 收藏本站 | 欢迎投稿 | 意见建议 |
Copyright © phpstudy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1001389号